天津快乐十分 软件

行走丨歲月無痕抓飯香

2020年08月22日 15:05   來源:中國旅游文學

       遠在他鄉的日子,總有許多觸景生情的事,在南寧看到一家新疆飯館,看到招牌上各樣經常上自家餐桌的食物,剎那勾動味覺。只是大熱天下,缺少等的耐心,戀戀不舍。

  這一夜那曾多次在夢中出現的情景又一次再現:一個大土灶一口大鐵鍋,一鍋香噴噴,黃燦燦的抓飯冒著熱氣,空氣中飄著大米的清香,羊肉的醇香,胡蘿卜的甜香,全家人圍坐涼棚下的長條大桌前說笑間期待品嘗…我家的第一次抓飯。

  母親在一九七七年的春天帶著不滿四歲的小弟回了河北姥姥家。在我們的無限思念和期待中,秋天母親回來了,并帶來許多我未曾見過的東西,記憶最深刻的自然與吃分不開:花生,芝麻,小米,大米,紅薯干等等,那是我長到八歲第一次從書本之外見到真實的它們,從抽象的認知到實物的呈現,那一段品嘗食物的時光,在以后的四十多年中經常再現。

  母親帶回的大米,家里熬過一次大米粥,蒸過一次米飯。一日聽父母商量說,讓這不遠萬里帶來的大米發揮更大能量,大米變個花樣讓孩子們過過癮一一做抓飯。抓飯?沒見過更沒吃過奧!于是滿懷新奇和期待…

  做抓飯的日子很快到來,父母的忙碌我一直不離左右。也許對一個吃貨來講,好奇心也是一種體驗和收獲。家里宰了只綿羊,連宰羊的過程我也沒錯過,一只羊的全部肋條和兩條羊腿被剁成半個拳頭大的塊;爸爸到菜地挖來許多胡蘿卜,皮芽子(洋蔥),洗凈切成手指大小的條,大米浸泡在一個大瓷盆中。前序工作完成,媽媽開始在大鐵鍋中炒羊排,灶堂的柴火很旺發出噼啪聲,當鍋里的肉也發出嗞嗞聲,媽媽又將胡蘿卜倒入鍋中一并翻炒,之后加皮芽子炒,之后又加米加水蓋鍋的一系列過程,全被我看在眼里,多年之后一次家人說起這次抓飯,我脫口而出,加上水后水要超過米,水立刻變成黃油油的…,媽媽大驚女兒小腦瓜當時的好記性。小時對食物制作的好奇和記憶,也是自己年少離家后能推舊出新做出食物的新鮮花樣吧。

  等待抓飯熟的過程中,爸爸親自守在灶前添柴,說火的大小直接影響鍋里抓飯的口感,灶火漸小時,爸爸又往鍋灶下添了幾塊干牛糞,說這樣牛糞煨著鍋底,大鍋抓飯會熟的更均勻。媽媽又為抓飯準備了佐菜,有涼拌黃瓜,皮辣紅等。

  當我兒時的農家小院飄出夢中出現的味道,大鍋抓飯就即將要閃亮登場。母親抄著大鍋鏟上下翻動,羊排帶著焦黃,大米粒粒晶瑩,胡蘿卜條吸滿油汁,皮芽子沒了蹤跡,空氣中飄著它們特別的香味,美美的充滿誘惑的抓飯就這樣呈現在我家飯桌。我是在吃了一碗軟糯奇香的米后才開始品羊排,與米為伴的羊排是和平日吃的紅燒,清燉不一樣的形態不一樣的滋味。這是我小時侯第一一次吃抓飯。自此抓飯走進我的生活。

  物質不斷豐富的生活一天天改換著我們的口味,耀動著我們的眼球。抓飯的內涵也是花樣層出。葷素不一,咸甜不一,雞肉,牛肉,葡萄干,杏干等,精米,糙米等,形成龐大的抓飯隊伍。透過繁華和匆忙,看到曾經生話的簡單美好。在貧窮的年代是父母把白開水般的草根日子調理的含情脈脈,有滋有味。吃抓飯的過程,不僅僅是享受一種美味,而是享受一種與生俱來的親情,一種隨遇而安的心態。正所謂蘿卜烹出幸福味,稀粥品出玫瑰香,慈母不辭萬里苦,一鍋抓飯溫馨遠。

  行文至此,胡蘿卜還是要提一筆。記憶中我家每年都種胡蘿卜,爸爸說,胡蘿卜賽人參,并說冬吃蘿卜夏吃姜,不用醫生開藥方。小時候的秋天,早上從微霜的地里拔幾個小個胡蘿卜洗凈裝書包里,就是上學時的零食甜甜脆脆。秋天大胡蘿卜入窖成為冬菜,小胡蘿卜就成了我們小孩不變的零食。當我家離開老屋,特別是父親離世,再也沒有吃過兒時那沒有催化劑,沒有保鮮劑,地里施農家肥的土地長出的原汁原葉的胡蘿卜!

  與友人行在異鄉的城市,望見與故鄉有關的食物總有些許感慨。她說人的胃是有記憶的,接納接受并融匯是需要過程??傁M钪械哪骋稽c如故,但是否能達到生活如初?我們從來都在紅塵中,長在茫茫世俗中,我們所應做的則是千萬別湮滅于世故里。社會的發展,人類的進步,生活的節奏,讓我們在匆忙中無法細細品味。而追憶有時就成了生活的調味劑。一場疫情,讓我們更加珍惜生活的需需多多,當面對一些無法改變的狀態,依然應保持一顆敞亮而淡定的心,讓自己快樂,也盡可能為他人帶來快樂。愿這一份飄香的抓飯,你也喜歡!愿我們笑的樣子,就象好天氣!

  生活前行的路也許比想象中的難,我們也定比想象中的勇敢!

  作者:劉艷榮

[責任編輯:劉海 ]